美联储正式阻止德国运回黄金后数千吨黄金或已流入中国有新变化

自去年3月以来,在过去短短14个月间,包括美国宣布的一揽子经济计划在内,美财政部和美联储已经印钞了达30万亿的基础货币流动性、资产负债表的购买和各类刺激方案(M1,M2,M3等多种货币方案的总...

日期: 2021-06-12 11:56

  自去年3月以来,在过去短短14个月间,包括美国宣布的一揽子经济计划在内,美财政部和美联储已经印钞了达30万亿的基础货币流动性、资产负债表的购买和各类刺激方案(M1,M2,M3等多种货币方案的总数)。这无疑是美国面临高昂通胀以及美元不断失去购买力的幕后推手。随着美元信用不断减弱,黄金再度回归人们的视野。世界黄金协会认为,在全球风险,疫情引发的经济冲击、负利率以及美元的走弱等因素影响下,央行将对购买黄金抱有更强烈的兴趣。

  亦如宏观经济学的创立者凯恩斯曾说,“黄金作为最后的卫兵和紧急需求时的储备金,还没有任何其它更好的东西可以替代。”的确,在世界经济历史上,黄金是唯一跨海洋、疆域、语言与文化限制的恒定货币。无独有偶,事情又起了最新变化。

  世界黄金协会6月9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4月份全球央行总购金量为74.1吨,几乎全部来自以下五家央行:泰国成为购买黄金最多的国家,增加了43.5吨,使黄金储备增至197.5吨(占总储备的4.5%);土耳其在连续五个月的售金之后,于4月份增加了13.4吨的黄金储备(不包括ROM持有量),目前黄金总储备为526吨;乌兹别克斯坦(8.4吨)、哈萨克斯坦(4.6吨)和吉尔吉斯斯坦(3.8吨)也是购金央行当中的熟面孔了。而意外的事情是,德国央行售出黄金1.3吨,世界黄金协会分析,这与其德国的铸币举措相关。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德国目前拥有的黄金储备总量依然高达约3300吨,为全球第二大黄金储备国,黄金储备占其外汇储备总额的约70%。与此同时,向来擅于储蓄的德国人对黄金的热度还在与日俱增。

  《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数据显示,德国投资者2020年的金条和金币购买量大幅度增长,创历史新高。2021年以来,德国投资者仍保持着远超历史平均水平的黄金投资速度,甚至还超过了此前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和之后的黄金热度。一项调研显示,在德国,有64%的个人投资者认同黄金是抵御通货膨胀/货币波动的良好保障,61%则认同从长期来看黄金绝不会贬值。

  事情的另一个变化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公数据(该数据延迟两个月惯例),截至2021年3月底,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共计35,394.8吨。其中,欧元区(包括欧洲央行)共计10,772.1吨,占其外汇总储备的59.5%。

  不仅于此,据IMI国际委员一周前数据,以波兰和匈牙利为代表的东欧的26个央行购买了自1967年英镑危机以来最大金额的黄金,波兰央行在两周前表示,可能在未来几年至少再购买100吨黄金,以展示该国的经济实力,更是出乎投资者和市场的意外。

  以上这些数据和变化,都说明,黄金作为硬通货的光芒正在从货币历史的边缘回归,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散以来,在全球化快速扩张时期,黄金作为顶级商品是向全球各地流动的,但当市场风险增加和人为设置经济障碍后,这种流动方式将会逆转,此时的黄金更多可能是作为经济战略资源向强经济体流动。

  而与之相伴的另一个现象,则是全球央行买家象征美元核心资产的美债兴趣渐渐降低,甚至自2018年以来,持续掀起美债抛售潮。据美国财政部最新一期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美债持仓数据报告按惯例会有两个月的延迟),今年3月,全球央行投资者净减持了近700亿美债,更长远来看,在最近的36个月内,全球央行已经有26个月出现不同程度的净抛售美债举动,总额达1.12万亿美元。

  而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稍早前表示,负利率在美国是迟早的事,而一旦如此,则意味着,美元购买力将随之更大幅下降,而中国,日本,德国等多个美债大买家或都将因持有美债向美国付款。显然在这一预期之下,全球央行掀起的美债抛售潮将会一直持续。

  事情的另一面,德国在对黄金保管方面的重视程度也越发显现。我们知道,自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以后,全球许多央行的黄金储备都寄存在美联储等海外金库中,德国也不例外。2012年德国央行首次公布德国黄金储备详细数据显示,其中45%在美国,还有一少部分存在英国等金库中。也正是在公布黄金储存的同一年份,德国开展了运回黄金的行动。到2017年时,德国已经从美联储等海外运回部分黄金(共约743吨)。

  不过,到目前为止,德国存在美联储的黄金依然约高达1236吨。而恰恰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数周前,当德国央行先后希望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查看和运回剩余的黄金时,却被美联储以意图不明为由正式拒绝。虽然德国方面对此一直讳莫如深,但却依然坚持要将所有此前寄存在海外的黄金都运回国。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德国运回部分黄金时,发现这些金条并非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寄存的那些金条,无论从形状,体积上都发生了变化。一时间就引起了全球多国央行的轩然大波,美联储或挪用,私吞,甚至熔化部分寄存者黄金的观点也甚嚣尘上。

  对此,俄媒RT分析报道称,即使美联储或存在挪用部分寄存者黄金的可能,最终都需要如数奉还。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从美联储等海外金库运回黄金已成为全球多国央行的共同行动,截至目前,包括德国、俄罗斯、波兰、土耳其、荷兰、比利时、瑞士、委内瑞拉、匈牙利、奥地利、法国、罗马尼亚、意大利、斯洛伐克、澳大利亚15国已宣布运回和计划运回黄金。

  要知道,过去替全球约60多个央行和国际组织保管黄金储备,已成为美国数十年间,维系美元地位的重要方法。显然,当越来越多的国家,如德国一样,纷纷要求运回黄金自己保管时,美联储借储存黄金,维系美元地位的方法将会大打折扣。美债为象征的美元核心资产的地位也将面临下降。而通过上述迹象来看,美联储长期顾忌的事或正在发生。

  事情的另一面,近期在全球黄金市场或还发生了另外两令美联储顾忌的事。其中一个变化是,Zerohedgeg三周前报道,自从没有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世界黄金协会报告一些收购数据以来,数千吨黄金可能已经流入中国。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中国在3月份减持了38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目前持有1.1万亿美元。尽管此前四个月有所增持,但自2018年以来,已经累计减持1796亿美元的美债。这一减持规模已达到德国持有776亿美元美债的总量的两倍以上。

  分析认为,当黄金与美债在许多方面呈现出此起彼伏市场占有情况,特别是全球央行对黄金越来越重视,对美债越来越不青睐时,美国经济靠向全球发行美国国债的债务经济模式或将不可持续。这在商品大王、亿万富翁投资人吉姆.罗杰斯看来,美元和美债的主动权并不掌控在美联储手中,而是掌握在大买家手中。

  罗杰斯认为,受膨胀美元和庞大美国国债的拖累,(截至6月10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高达约28.4万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美国经济可能面临着比2008年金融海啸更严重的金融危机及债务危机。(完)

返回顶部